业务涉及
新闻资讯
联系我们
地址:温州市龙港镇PVC文具袋56号
电话:15507775852
 
邮箱:185189011@qq.com
两用迫击炮在东边山梁上准备防空

主页 > 新闻资讯 >

   陈小果让男女民兵分成4个小队进行训练,而且说了一番让一部分民兵最后成了很厉害的民兵兵王。

陈小果说:“训练成绩谁能达到士兵的水平的,用最好的武器;超过士兵的,每人发两枪,像特战队那样重用,还可以选为民兵队长、副队长,往后就看你们的本事了。”

这段时间里,独立军打了很多胜仗,缴获了大量的日军武器装备,都是很新的,庄猛不舍得回炉,于是就全部运到龚家庄,暂时建立一个军火库,由民兵暂时守卫。龚雪兰看到这么多这么好的武器,心里痒痒的,恨不得全堆到床上陪自己睡觉。

当陈小果告诉她,这些武器算个屁时,被吓到了。这独立军对小鬼子这么好的武器都不屑一顾,那么,独立军手中的武器肯定比小鬼子的先进。

训练快要结束时,陈小果向庄猛提出要求,给龚家庄的民兵也配置改进型地空两用迫击炮 。庄猛同意,给民兵调了150门,民兵看到这么多迫击炮,就问,我们才120人,这么多炮,怎么用得完?

陈小果告诉他们,这120人是骨干民兵,以后要靠他们去训练,去带领,去指挥作战。民兵们这才知道,以后他们这120人 要派大用场,所以训练更加刻苦努力。

龚雪兰从中抽出三十人组建民兵特战队,这也是陈小果的意思,他要把民兵队伍建设成一支能打仗,能打胜仗的民兵队伍 ,因此,对民兵的要求,跟部队一样。

训练即将结束时,碰巧庄猛要来检查民兵队伍建设情况,看能不能有经验可以借用。当来到了民兵特战队 看到训练时,感到很惊讶。听取汇报和亲眼所见后,龚家庄的经验就是今后各地民兵队伍建设的模式,龚家庄民兵的训练水平和部队一样高,所以庄猛感到非常欣慰。

对于这个征兵工作队所做出的成绩,有目共睹,陈小果的经验向各地民兵建设 铺开,成绩显著。陈小果被提拔为副大队长,

龚雪兰在家里抱着陈小果,就像捡了宝贝一样 兴奋。因为她知道,陈小果离转正已经不远了,到时候结婚,条件就够了,心里美滋滋的。

由于招收的兵员是龚家庄的,民兵也是龚家庄的,一起训练时 ,当兵的以为自己有优越感而没有危机感。最后的考核,竟有30个民兵超过了他们,其他的民兵也跟士兵们差不多。

民兵跟士兵一起训练,一起竞争,效果出奇的好,这是庄猛 要提拔陈小果的原因。引入竞争机制,只有好处没有坏处,往后的工作就以此为契机,正因为这样,独立军得以迅速发展。

120人的民兵中有三十人超过士兵,第一名就是龚雪兰,所以她当民兵队长是理所当然的,没有人不服。剩下的90人,有八十人 赶上士兵,只有10人稍微差点,但距离并没有拉得很大。

陈小果转为正大队长了,乐得龚雪兰 睡不好觉,因为她很快就要踏入18岁的行列了,结婚的条件够了。她母亲一样高兴地快疯了,逢人便说,我家女婿当大队长了,可以结婚了,好像要结婚的不是女儿而是她一样。人逢喜事精神爽,这话一点不假,就连龚雪兰弟弟都乐得手舞足蹈,其实小孩啥也不懂,瞎乐而已。

龚雪兰感觉结婚已是板上钉钉,妥妥的了,到了晚上10点,弟弟、母亲 都睡着后,她就来到陈小果的房间,一头扎进了陈小果的被窝里,激动地瑟瑟发抖。

龚雪兰觉得两人睡一个被窝是迟早的事,不如先体验一下。陈小果却担心,说:“阿兰,这可不行,还没结婚呢,你要是肚子大了,那可怎么办?”

“怎么办 ?生呗。”龚雪兰满不在乎地说:“结婚生子是天经地义的事,有啥害怕的。”

“可是我们还没结婚呢!”

“明天我们向村里人一宣布, 不就成了?”

“呵呵,阿兰啊,结婚得到政府那里领证,哪有你说的那么简单!”

龚雪兰不解的看着陈小果:“我们村的人结婚,只要大家认可就行,还领什么证?”

陈小果耐心的解释 道:“你那是过去,现在是民主政府,不一样了知道不?得按规矩办事。”

龚雪兰说:“领什么证嘛!真没劲。我不管,要领你去领,我只负责睡觉生孩子,嘻嘻,我要生一个班12个。”

说完,使劲的用嘴怼着陈小果的唇,开始了结婚时的第一旅程。

第二天早上,陈小果接到了归队出征的命令。两人还在被窝里互相爱抚,没办法,军令如山,陈小果立即穿好衣服,洗刷完备立刻出发。

临上车前,龚雪兰抱着陈小果,久久不愿松开。看着陈小果渐渐消失的身影,龚雪兰感到一阵失落,龚雪兰妈妈同样 忐忑不安。

陈小果离开前,交给龚雪兰一套关于龚家庄的防御 设计图。这是庄猛根据现代战争思想拟定的设计图,立体作战的设计图,那个年代的人绝对想不到的设计图。

龚雪兰一边筹备工程建设,一边组建龚家庄民兵大队。龚雪兰想,鬼子一个中队180人,我的中队200人,比你多20人;鬼子一个大队800至1000人,我的大队1200人。她按照独立军的武器配置标准给民兵配置:30人的神枪手小队,手枪30把,三八大盖30支;40人的轻机枪小队,40挺轻机枪,40人的重机枪小队,12挺重机枪;30人的掷弹筒小队三十个掷弹筒,每人携带十发榴弹;还有一个30人十门日军迫击炮小队,中队部十人。

1200人的大队中,分离出四个机动中队,其中三个步兵中队,一个炮兵中队180门改进型60迫击炮。重量只有6公斤,射程5.5公里。剩下的400人,组建一个步兵守备中队,一个炮兵守备中队,专门守工事 。

龚家庄的位置很重要,坐北朝南。如果直接从龚家庄穿过去,比从龚家庄两侧绕过去少130公里。西面是连绵几十公里的大山,东面也有20多公里的大山和一条宽约150米,深7米的 大河,龚家庄成了一处战略要地。

龚家庄东西宽约一公里,南北长约1.5公里,成矩形状 。四周有5米多高的古城墙,全用条石码成。围墙上的女墙都是用约两吨重的石头建成。西面三分之二为龚姓居住地,然后相隔约三十米,东面是其他几个姓居住的地方。相隔三十米的地方,便是村里的贸易集市区,前后有寨门。村里大部分房屋,均是石头砌成,并留有枪眼。

村所在地是村旁这条河在远古时自东向西冲刷而成的河床,比西面那条宽30多米,深10几米的河的水面高出十几米。西面的河接着是40多米的山崖;村子东面有一条约20米宽的土公路贯穿南北,公路边是一条逐渐向东面升高的山梁。只要守住村庄,南北两边的人就别想通过。

村子中修了四通八达的地道,上下连接,又从村地下修好几条通往东边山梁 的地道,在山梁里面修有各种各样的地下工事,对着前面的公路。还有一条撤往东面山区的地道,供疏散老百姓用。

村里村外,地上地下,所有工事修了三年多才修好,村子前面约800米处,比前面好几百米远的地面高出三米多。公路就是从这里往右拐弯 。龚雪兰从村里的地道引两条地道到这里,并修了一条横在村前一公里左右的暗壕。这样,村前800米外的开阔地,就是敌人的坟场。

也是该小鬼子倒霉,这里的防御工事一建成 ,日军迫不及待的要从龚家庄通过到后面去围剿国军一个半军。东面有鬼子的一个旅团牵制着,另一个旅团想从龚家庄穿插过去,对国军形成包围。

国军将领后来发觉小鬼子的意图,急忙派一个旅来龚家庄阻击。

由于龚家庄四面有围墙,只有前后有寨门。国军来了以后,要求龚家庄打开寨门让部队进驻。村长出村告诉带兵长官,村内驻兵,小鬼子会毁掉村子的,老百姓不就遭殃了吗?

旅长见软的不行想来硬的,龚雪兰火了,命令民兵把仓库里鬼子的300门迫击炮和400多挺机枪往城墙上一摆,顿时吓傻了,这么多枪炮,国军一个集团军也没那么多。

龚雪兰邀请国军团以上军官,去参观了村前的工事和东面山腿 的工事,每一处都有几百挺机枪,还有几百门迫击炮。看到这里的永久性工事,一个永久性要塞,也看到了这里的民兵个个带着杀气。知道这支部队训练有素,武器精良,不禁佩服起主事军官的战略头脑。

旅长询问你们的军事主官在哪,我要拜访他。龚雪兰说:“我就是。”

旅长看到一个约20出头的黄毛丫头自称主官,不屑一顾的说:“你?丫头!骗小孩可以,骗我?你嫩了点!”

龚雪兰也是针锋相对:“狗眼看人低,我看你这旅长的水平,跟我的 兵也差不多。”

龚雪兰的特战队一直跟着她,旅长左右看看:“你这村民自卫队有个屁水平,敢跟国军较劲。小头,出列!”

叫小头的站出来后,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 。旅长继续说:“姑娘,这是最差的一个,你选你们最强的,跟他玩一玩看看。”

龚雪兰看到对方不把他的人放在眼里,也不示弱,说:“要我选可以,我也选我们这里最差的,不过,不是跟他打,而是跟你打,因为他根本就不配!”

龚雪兰说完用手一指,一位弱不禁风的小女孩站了出来,把武器交给了别人。

旅长选出来的小头确实是他卫队里最差的一个,看到一小女孩站出来,更加不把对方放眼里,嬉皮笑脸边说边动手,要摸姑娘的脸蛋:“小妞长得水灵灵的,不错哦,陪大爷我睡一睡,保证让你。。。”

话还没说完,手也没碰到姑娘,只见姑娘瞬间抬腿往小头裆部一磕,小童脸上一震,随即倒地说不出话来。而那小姑娘好像没动过一样,还站在原地,头歪在一边看。

不仅旅长,在场的国军没一个不惊呆的 。

“旅长大人,咱俩过过招怎么样?”龚雪兰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瞅着旅长。

旅长一脸的尴尬,然后说:“姑娘,我是为了我们部队的安全才来贵处的,希望姑娘给与方便好吗?

看到旅长换了一副脸面,龚雪兰也不跟他计较了,但,让国军来守自己的阵地是万万不可能的,因为国军的水平太差,是守不住这里的。何况村里的工事是机密,是不能让国军看到的。并严肃的对旅长说:“旅长大人,你还是回去帮帮你们军座吧,这里有我们把守,我敢保证,小鬼子绝踏不过村子一步。我有好几套作战方案,小鬼子只有横尸村前的旷野,绝无可能前进一步。我给你们看的这两处工事,不过普通工事而已。核心工事,你们就不必参观了。再说了,你们的作战水平我不敢苟同,请您体谅我们的难处。”

人家既然把话说到这份上了,如果还不知趣,那脸皮就太厚了,这个旅长也相信他们的能力,于是带着部队回去了,临走前,要求龚雪兰让他的侦察连留下来学习,这个连队一切听龚雪兰指挥。

龚雪兰同意,并把这个侦察连放在村前的工事里。

旅长走后第二天,鬼子的先头部队——坦克装甲大队的24辆坦克,12辆装甲车就来了。龚雪兰让侦察连留在这里,顺便教他们怎么使用反坦克炮。

侦察连连长看到这里的自卫队连反坦克武器都有,机枪到处是,步枪却很少,就问龚雪兰:“大队长,你们的自动武器这么多,我们一个军都比不上。为什么步枪那么少。”

“你们国军跟小日本的脑袋差不多,都是以步枪为主的作战思想,这种思想已经过时了兄弟。以自动武器为主的作战方式已在各国形成,当然,这样的战斗,弹药消耗是你们现在的5倍。你们国军根本消耗不起,小日本也消耗不起。因为他们的资源贫乏,才来侵略我国,夺取我国的资源,为他们所用。我们必须彻底消灭他们,因为人也是战略资源,而且是国家的第一战略资源。把它们都消灭干净了,看他还怎么侵略别人,我们配给一部分人使用步枪是因为这部分人枪法好,能发挥狙击作用。”龚雪兰一口气说完了原因。

侦察连连长做梦也想不到,一个乡村姑娘,竟然懂得那么多。

龚雪兰告诉侦察连连长,只要射击角度允许,距离理想,就可以开炮,不需请示。

侦察连120人操纵12门反坦克炮,按照龚雪兰的说法,12门反坦克炮自由射击,小鬼子的坦克被销毁了十几辆。

工事里除了射击孔,什么外露的地方都没有,外界要想打进来,只有通过射击孔。可是射击孔有一块活动钢板可以上下遮挡子弹的进击,所以,工事里的人员非常安全。工事顶部是两米多高的混泥土,上面铺一层土,土上盖着草皮,太阳再大也晒不着。鬼子在远处用120mm加农炮炮击,一轮炮弹过后,除了把草皮一块一块的掀掉,混凝土层一点动弹都没有。

小鬼子还有10辆装甲车和几辆坦克,在继续向前推进,鬼子以为工事被摧毁了,所以拼命往前冲去。距离工事前300米时,工事里的反坦克炮又响了起来,那些薄皮大馅装甲车根本不堪一击,炮弹嵌入装甲车内才爆炸,再引发里面的弹药爆炸,装甲车就被炸得四分五裂了。

坦克的命运也好不到哪儿去,都被摧毁了。鬼子恼羞成怒,调来150mm榴弹炮,这一顿炮轰,要不是工事皮糙肉厚,就会被摧毁了。还好,混泥土层只被炸毁了四五十公分厚,可人躲在里面,一点都不好受。龚雪兰对侦察连长说,有仇不报非君子也,敢不敢去断掉鬼子的重炮阵地?

侦察连长感觉男人大丈夫,不能输给女人,于是说,有啥不敢的?龚雪兰把他这三十人的‘卫队’暂时调给侦察连使用。还有把手里的轻机枪暂拨60挺给侦察连用以及30个定时炸弹。

侦察连很感激龚雪兰,连长给龚雪兰敬了个礼,说:“承蒙信任,我将把鬼子的重炮炸个稀巴烂。”

说完,带着150人,从地道里往西面而去。侦察连长身先士卒,上了西面的山头后,继续隐蔽前进。天黑前下到了山脚。山脚下是一处洼地,众人躲在这里吃了干粮,补充热量,补充体力。

白天,鬼子旅团长对着前面的村子不断地观察,对面一个人都没看到,除了村前那道隆起的工事外,没有看到其他工事和人。就是阵地前面也看不到一个人,所以不担心晚上会有人来捣乱。

11点半钟,侦察连开始向鬼子炮阵地摸去,12点准时到达炮阵地边缘。约摸十分钟后,找到了鬼子的哨兵位置。侦察兵出身的人自然不是孬种,干掉鬼子哨兵那是轻而易举的事。

龚家庄来的30名特战队员也像猛虎一样,他们分成三个小队,每个小队负责收拾一个帐篷里的鬼子,而且不发出一点响声。侦察兵也不示弱,照葫芦画瓢,15人一个帐篷,10分钟内就解决问题。

炮阵地上摆着16门150mm榴弹炮和8门120mm加农炮,这里已经没有一个鬼子,所有鬼子都被杀掉了。侦察连长派出一部分人警戒,其余人搬炮弹,堆到炮身旁边,装上引信。再把定时炸弹定为30分钟,然后顺原路返回。当他们过了河上了山,往鬼子的炮阵地看过去,所有火炮、汽车皆被引爆的炮弹炸成几节或散落成各种零件。

鬼子旅团长做梦也想不到,对方不知从何地方去偷袭他的重炮阵地。没了重炮,就没法摧毁对方的坚固工事,步兵就无法攻占对方阵地。

第二天清晨,旅团长联络上了空军,8点钟,轰炸机准时来到龚家庄上空。根据地面指示的目标方位,飞行员仔细的搜索,可地面除了草地,没有任何被炸毁过的痕迹。原来,龚雪兰早些天就准备了草皮。到了晚上立即补上,到了白天一看,目标已经恢复了原状,哪里还看得见有目标?

空军没发现目标,那就拿村子出气,把所有炸弹往村里扔。

村子虽然大部分都是石头砌的房子,但是,上百公斤的航空炸弹还是把一些房屋炸塌了,被炸死了6个,重伤3个,轻伤13个。

这下惹怒了村民,他们把老祖宗自制的300门火炮推到了鬼子步兵阵地前,全部由1200名50岁以上、70岁以下的人掌握。这些火炮前面有厚重的防盾保护着,鬼子的机枪在300米外是打不穿防盾的原本用来防箭、防铁滑车抛石头的,没想到现在也能防子弹。

龚雪兰看到村民这样冒险,她率领一半的兵力从东面、让侦察连长率领另一半人马从西面去包抄敌人。两边的队伍距离鬼子还有500米,敌人就向村民火炮阵地冲去。

在村长的号令下,300门火炮中的一半开火了。火炮打出的是火球。火球一爆炸,15米内的人就被火烧伤。150门火炮这一炸一烧,鬼子阵地300米宽200米长的地方成了一片火海,这片区域内的鬼子全被烧成火球。

鬼子旅团长开始以为老百姓这些古老的火炮没有什么威胁,没放在心上。结果这么一顿炮击,进攻的两个中队就被对方的火阵烧没了。两边的部队包围上来了,每边近两百挺机枪,把鬼子打得溃不成军。火力之猛,是中国任何一支军队所没有的。因为机枪的射程远,火力又密集。冲锋的队伍没有停过脚步,一半人在前面边跑边射击,后面的换上弹夹跟在后面,前面的一旦打完弹夹里的子弹,后面的补充向前扫射,后面的换弹夹。。。如此反复,鬼子撤退都来不及。鬼子退到一处能隐蔽射击的土坎时才稳住阵脚,两边的队伍汇合在一起,见敌人依托阵地拼命阻击,进攻已经不凑效了,龚雪兰才命令部队使用倒卷帘的方法撤退。小鬼子惊魂未定,也不敢派兵追击。

这一次进攻战,打死了小鬼子近一个大队900多人,加上村民火炮所伤之敌,超过了1200人。

龚雪兰让300门大炮赶紧回村防御,所有民兵和侦察连的人转入地道,并命令炮兵中队180门两用迫击炮在东边山梁上准备防空。

 

 

地址:温州市龙港镇PVC文具袋56号电话:15507775852

版权所有:PVC袋子技术支持:PVC文具袋 ICP备案编号:浙ICP备1402986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