业务涉及
新闻资讯
联系我们
地址:温州市龙港镇PVC文具袋56号
电话:15507775852
 
邮箱:185189011@qq.com
想抱个外孙,还真不容易哪!

主页 > 新闻资讯 >

    “妞,豆芽洗好没有?”母亲急切的问女儿,她今天上午要卖完豆芽,下午还有其他事做。

丑妞说话结结巴巴的:“ 妈,洗、洗 好了,也换、换了水 。”

妈妈要挑豆芽去卖了,并嘱咐道:“今天在家剥玉米,要看住弟弟,别让他跑出家去,听到没有?”

丑妞一直都很听话,于是回答说:“听、听到了,妈您、您、您放心去、去吧 。我一、一定看、看好弟弟。”

丑妞说完,等妈一出门口,就把一大箩筐玉米筒搬到门口,坐在门槛上剥玉米。

丑妞小时候并不丑也不傻,而且是长得水灵灵的。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的,很逗人爱。人也非常聪明,4岁的时候就学会了一到九 十个字的读法和写法,没有人教她,是她在私塾门口看到比她大一倍以上的人在听先生教学时,跟着学的。到现在已经四年了,她学到的知识不比那些在私塾里学习的孩子少。当时的教书先生知道她家情况,交不起学费,所以她偷学时,老师并没把她赶走。

有一天,丑妞和同伴们一起玩,突然,丑妞感觉一阵眩晕,不得已,跌跌撞撞的回到家里躺倒床上,后来 感到浑浑噩噩的,嘴巴歪在一边,说话结巴起来,反应也迟钝了。

父母亲见状,心里非常焦急,急忙找大夫整治。好几个大夫都找不到病因,让父母亲更加焦虑不安。

丑妞的病因并不复杂,只是当时那些大夫找不到而已。原因是,她的咽喉里结了一个很小的只有0。5毫米的瘤子,到现在已经有芝麻那么大了,如果不及早切除,到一定的时候就无法切除了。这个瘤子压迫着脑神经,使人神志模糊、精神恍惚、反应迟钝、说话结巴。

祸不单行,没多久,父亲病逝。这对一个女人来说,打击有多大,不言而喻。母亲含辛茹苦拉扯着姐弟俩,对丑妞的病却无能为力。

只有17岁的丑妞,由于患病原因,身体的发育也不太正常,胸部大的出奇,如果能用称称,每个乳房约有5斤重,挡住了整个胸部,背部都有点驼了。臀部也是相当的大,跟纤细的腰部形成很大的反差。

他母亲只有35岁,由于操劳、操心,生活差,显得向50岁那样老,满脸的皱纹,与年龄形成极大的反差。

丑妞从小就有名字,叫龚雪兰,是父亲给起的。只是因为有病,脸部变形,人们只叫她丑妞而忘了她的名字。

“小妹妹,你家大人谁在家呀?”一位挎着药箱的女士问丑妞。

“我就、就是大人,身、身高一米六、六八,体重7、70公斤。”丑妞认真地回答道。

女士继续问道:“你多大了?”

“十七、七岁。”

“爸妈在家吗?”

“爸不在了,妈去集市卖豆芽。”丑妞脸带泪花,低着头说。

女士触碰了丑妞心灵的痛处,顿时感觉不好意思。但是,她看到丑妞的脸,知道身体有问题,很想给她检查一下。于是说:“小妹妹,你把嘴张开,我帮你看看,行吗?”

丑妞点点头,仰起脖子,张开嘴,女士叫她“啊”了几声,已经看到了咽喉上的那个白色的小点。回过头对一个男兵说:“中队长,她家大人不在家,你明天把她带到乐平,我和邱医生等着,最好在10点前。”

中队长:“放心吧周医生,明天10点前我一定带到。”

周医生带着两名护士,来到村头,坐上医护车走了。

还没到11点,丑妞妈回来了,中队长走上前去,对她说:“大嫂,你女儿的病因,周医生已经找到了,她叫我告诉你,希望你明天带女儿去我们野战医院,给她做手术。”

丑妞妈连忙摇头,为难地说:“大兄弟,你的好意我领了,但是,我没有钱,住不起医院哪!”

中队长连忙解释说:“你家情况特殊,您女儿的病也很特殊,所以,我们医院不收你一分钱。”

“不收钱?我从来没听说过。”丑妞妈不相信。

中队长说:“真的,如果你不信,我明天带你们去。好吗?”

中队长:“真的,大嫂。我们独立军从来说话算话的,我们部队是为老百姓的,这一个多星期以来你也看到了,请您相信我。”

龚家庄的老百姓自独立军入驻招兵一星期以来,已经看到了独立军为老百姓做好事,和过去听到、看到过的军队完全不一样。所以老百姓都信任这支队伍,都踊跃报名参军。

在听到中队长的肯定下,同意带女儿去看病。

中队长买了好几斤水果,带着丑妞母子三人,坐在部队汽车上,往乐平而去。

一路上,丑妞只有6岁的弟弟眼睛一直看着中队长手里的水果袋,中队长看到后哑然一笑,拿出水果道:“小弟弟,来吃水果。”

孩子望着妈妈,不敢吭声,妈妈却说:“这是叔叔带回家给他家孩子吃的,不是给你吃的,知道不?”

孩子点点头,不说话。中队长解释说:“我家现在只我一人,这些水果是买来送给你们吃的。大嫂。你拿着。”中队长说完,把水果放到了丑妞妈的手上。丑妞妈含着泪水说:“大兄弟,你们对我家的恩情,我们。。。”

中队长劝慰说:“大嫂,就这么点小事,算啥?全心全意为老百姓服务,是我们应该做的,您千万不要往心里去。”

到了医院,中队长搂着丑妞的胳膊,搀扶着她走下汽车,走进医院。邱医生和周医生连忙出来迎接,一家三口非常的感动。

丑妞妈对邱医生说:“医生,我们家很穷,付不起医药费。要不,我给你们医院干活来抵债行不?”

邱医生说:“大嫂,我们的人已经跟你说过,我们不收你们一分钱,请你放心的陪女儿治病就是。”

丑妞妈含着泪水:“谢谢,谢谢你们,我给你们叩头了。”

说完就要下跪,中队长连忙把她扶起来,扶到椅子上坐下来。中队长给丑妞妈和弟弟各削了一个梨,丑妞妈接过梨,突然一阵眩晕,靠在中队长的肩膀上,此时,周围已经没有人,中队长只好扶着她。过了一会,丑妞妈感到好些了,不好意思的从中队长的肩膀上起来:“真不好意思,大兄弟,刚才我太高兴,大激动了,所以才。。。”

中队长忙解释:“没什么,你没事就好。”

自从丈夫过世后,再也没有人这么关心她,所以,刚才她一激动,就晕了过去,靠在了中队长的肩膀上。

午饭时间到了,中队长带着她娘俩去了饭堂。香喷喷的大米饭和焖烧五花肉的味道嵌入食道,让人口水直流。炊事员给三人打了一盘大米饭,一盘焖烧五花肉,一盘青菜。

丑妞妈今天胃口特别好,更因为能吃上那么好的肉,丈夫不在后,她家从来就没敢这么奢侈的吃上一餐,能吃饱肚子就不错了。吃完了饭,泪水又唰唰的留下来。中队长一边劝慰,一边给她擦泪水,一下又晕了过去,躺在中队长的怀里,这里很多吃饭的人都看到了情况。忙过来帮忙,把人扶到一张床上。中队长坐在床前的凳子上守着,不一会就睡着了。

这时候,丑妞的手术做完了,但是还不能吃饭,只能靠从针管里输送营养液到身体里去。第二天中午,麻药药效过去了,丑妞的头可以慢慢的转动了。丑妞看到护士小姐腰间挂着手枪,很是吃惊。连忙问:“姐姐,你是个护士,怎么也带枪啊?”

“呵呵,小妹妹,我们部队上的人,无论谁,都要佩戴枪支的。”护士解释道。

丑妞说:“姐姐,你带着枪,真威武,太好看了。我能摸摸吗?”

护士:“对不起小妹妹,你长大了参军的话,就可以随意摸了。”

“姐,多大就可以当兵了?”丑妞及不可待的问。

护士解释说:“年满16周岁就可以了。”

丑妞一听,就来劲了:“我17了,是不是就可以当兵了?”

护士说:“你要是真有17岁,当然可以了。”

丑妞问:”“姐姐,我要是想当兵,应该找谁去?”

“哈哈,找去你家那个的中队长就是了,他是专门招兵的。”

丑妞一想,是啊,我怎么那么笨呢?等出院后,她就跟他提出当兵的事。

丑妞,不,应该叫她的大名龚雪兰了。心里特别兴奋,她的病给治好了,说话不结巴了,嘴也不歪了,一切和正常人没什么两样。

龚雪兰半个月就能出院了,回到家里,家里很多活她一人就包下了,妈妈看到现在的状况,和过去死气沉沉的生活相比较,对生活更加充满了信心。

平时,中队长有时间就来帮忙,有时候甚至用自己的饷银给她们家买点肉菜什么的,就当自己家一样。

龚雪兰回忆起护士姐姐的话,“去你家的中队长”,她此时心里萌发了一个念头,要是中队长一辈子能在自己家里该多好。女孩情窦初开,知道想男人了,心里像揣只小白兔一样,蹦蹦的跳个不停,脸蛋一下子红到了耳根。

细心的妈妈知道女儿有心思了,知道她在想中队长小陈。有时候看到女儿看着小陈愣愣的发呆,就算想叫女儿去干活,也不想打断女儿心思,只好静静的等待。

别说龚雪兰,就是她妈妈,在医院那会,两次眩晕,都对异性产生了渴求,恨不得躺在小陈的怀里。

回家后,龚雪兰给妈妈减轻了劳动强度,小陈又经常给他们家改善生活,母亲脸上慢慢的泛起了红晕,脸上的皱纹也慢慢地消失了。小陈魁梧的身板印在了母亲的脑海里,那种想触摸,想拥抱的意念在升起。

不过,想归想,毕竟不是一代人,那种感觉会慢慢的消失。

而龚雪兰就不同了,小陈中队长只有19岁,只比她大两岁,属于一个档次的人群。

有一次,小陈中队长要回乐平办事,龚雪兰从第二天起就在村前一直等啊、等啊!等到下午6点,看到小陈后,一上前就来个熊抱,就像久别重逢的夫妻,久久不放手。

龚雪兰母亲虽然没吭声,一整天同样不知如何是好,同样牵挂着这个未来女婿。看到女儿牵着小陈回来了,马上沏了杯茶送到小陈面前。由于相处时间久了,就像一家人一样,不舍得分开。

当龚雪兰要求参军时,小陈说:“你条件不足,没法当兵。"

龚雪兰一阵失落,整天失魂落魄的样子,让小陈觉得心里不是滋味。后来他想了个主意,就去跟龚雪兰商量。

小陈说:“雪兰,你虽然没法参军,但是,有一件事你愿意做的话,跟当兵没什么区别。”

龚雪兰急切地问:“是吗?那我该怎么做?”

因为庄猛已经决定,在根据地组建民兵队伍,平时生产,防特反特,加强训练,战时可以补充一部分兵力到部队。虽然刚开完会,但这个工作肯定很快就落实下来。所以小陈想让龚家庄先行一步,让龚雪兰组建民兵队伍,龚雪兰当队长。所以,小陈一回来,龚雪兰提出要当兵未果时,小陈趁机跟龚雪兰商量。

小陈说:“组建民兵队伍,你当队长,敢不敢干,你敢干,平时我就让民兵和部队同时训练。等你们跟新兵一样学好了军事技能,虽然叫民兵,但跟士兵就没什么区别。关键时,民兵可以补充到部队去,那不就是真正的兵了吗。”

“好啊!我有什么不敢的,只要有你支持,我什么都敢干。”龚雪兰斩钉截铁的说。

小陈看到龚雪兰意志坚决,也就把相关的事宜告诉她,而且强调,一切都要听他指挥。

龚雪兰像吃了蜜一样兴奋:“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做,行了吧。”

“那好,你从明天开始下去到各家各户作动员,年龄从17岁到30岁,没有结婚的男女青年,后天集中在集市空旷之地。然后,我给你挑选120人,然后过两天就跟新兵一样参加训练,明白了吗?”小陈一口气说完了做法,并要龚雪兰重复一遍。说完后就交给龚雪兰自己去做了。

自从小陈住进了龚雪兰家,他就把自己每个月的薪金交给了龚雪兰妈做家用。这样一来,一家四口生活有了着落,日子过得倒是很舒心。

有一天,龚雪兰妈妈在姐弟俩不在家的时候,就跟小陈说:“小果,你跟阿兰能不能在年底前把事给办了,这样,我的心也就安定了。”

陈小果面有难色,说:“不是我不愿意,也不是阿兰不愿意,是我们俩的条件都不足,还不能结婚。”

龚雪兰妈问:“啥条件不能结婚啊?”

陈小果说:“第一,我的职务只有中队长,要当大队长才能结婚,第二,阿兰必须要达到18岁。这两个条件都不足,所以部队不许结婚。”

“那你快点当大队长,到明年不就行了?我等着要抱外孙哪!”龚雪兰妈像迫不及待的样子说道。

陈小果解释道:“要当大队长,是要有成绩的,最好是战功,有了战功才能升得上去。明年我不训练新兵,要求到前线去打仗,那样有了战功就好办了。”

龚雪兰妈长叹一声:“唉!想抱个外孙,还真不容易哪!”

 

 

 

地址:温州市龙港镇PVC文具袋56号电话:15507775852

版权所有:PVC袋子技术支持:PVC文具袋 ICP备案编号:浙ICP备14029869号-1